好看的都市异能 祈魂傳說 愛下-第24章 人皮屍傀儡看書

祈魂傳說
小說推薦祈魂傳說祈魂传说
毕长歌看着身边这弯腰扶着旋梯一副呵呵傻笑模样的新人,竟然在心里想到了一幅很滑稽的画面:站在新人身边的自己怂恿身边的新人去痛扁慵懒坐在祈魂轩内王座的主人毕修,然后脑筋大条的白止竟然真的挥掌飞向毕修及出现在毕修那冷艳的丹凤眼之中强烈的诧异之光。想到这里,毕长歌嘴边浮现出淡淡的笑容,觉得或许以后会变得有意思。
毕长歌露出得笑容貌似把他那精致的面容衬托的更美了,虽然总觉得这么形容一个大男人不太合适,但不管了,小爷开心就好,还有,忘问这货叫什么了,白止边想边说:“对了,我叫白止,你呢?”
“毕长歌。”像是看到了白止内心的一些小想法似的,毕长歌面无表情道。然后径直走向平台中央的八角结晶。
医品庶女代嫁妃 小说
“等等我啊,那个谁。”跟在毕长歌后面的白止有些好奇的道,“这个难道是四楼的钥匙么?”说话间,两人已走到平台边,毕长歌伸出那苍白的毫无血色修长的右手抓向八角结晶,隔着一层淡淡黑色的纱的苍白右手拿起闪烁着银光的八角结晶显出一种夹杂着诡异的朦胧感。
当八角结晶脱离圆形平台后,刹那间平台崩溃塌陷埋入地下,整个地下室变得空空如也,好像只是一间未存放任何物品的空荡房间。随后古宅中传出一阵阵嘶哑的申银声,好似有着无限的怨恨向地下室袭来。
白止最怕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身上莫名的带起一阵寒颤,往毕长歌旁边靠了靠,道,“这是什么东西,难道是传说中的鬼么?”边说边双臂抱紧蹭了蹭胳膊好似给自己壮了胆。
毕长歌淡淡的说,“这是怨魂,由于生前遭受非人的虐待及伤害,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疼痛,导致到死都不能感受到一丝丝解脱,哪怕成为灵魂依然被疼痛折磨着,因此憎恨世间所有没有在痛苦中煎熬的活物。”
回到黎明前
白止如同好奇宝宝般问道,“那怨魂如何伤害到人类呢?难道类似于民间的跳大神,附身于他人身上,然后自残么?要是这样貌似好像有点弱弱的吧……”
毕长歌直接无视了白止最后的那句话,说道,“新人,好好学着点吧,怨魂伤人有两种方式。第一,生前感受到的疼痛越强烈,死后的精神力越强,能直接作用于人的脑海,摧毁人的意识,让人如同行尸走肉。第二,附着于傀儡之上,形成带有自我意识的战斗凶器,能力强弱,全看傀儡的强度。毕竟,不是每一个怨灵都能拥有强大的精神力的,如果只靠精神力穿越到人的脑海中需要通过人体的层层保护,到达脑海之中剩余的精神力可能对人的意识造成不了什么伤害的。当然,如果我没猜错的话,现在一楼便有六只人皮尸傀儡在等着我们。”
毕长歌话音未落,便听到楼上传来“Duang Duang Duang”的巨响,只见一楼两个隔间各冲出三只人皮尸傀儡向二人所在位置袭来。
“来吧,尝尝哥的无敌神掌!”白止认清了形势,深吸一口气,一跃而起拍向其中一只人皮尸。只见白止双掌之中蕴含着一股红色的气缠绕于其双臂两侧按向人皮尸的胸口处,只听“嘭”的一声闷响,人皮尸直接炸裂,只剩其银色的骨骼向后撞去,直到撞向一侧墙壁激起一片烟尘而止。
白止直接愣在原地,心想:什么情况,这红光是什么,我是打通任督二脉了么。这就是传说中的如来神马掌么。
就这样被自己吓了一跳。另外五只未有停顿继续袭来,竟如有思想般的攻向五处不同部位。两只出拳分为前后轰向白止的头部,两只出腿踢向白止胸前及下身,最后一只直接跳起肘击砸向白止天灵盖之上,眼看白止即将烟消玉损于人皮尸之手。
只听毕长歌一声嘲讽,“哼,新人就是新人,现在就开始沾沾自喜了。” 话音刚落便出现在白止身后,撑起暗影披风,抬起双手,只见暗红色纹路出现在毕长歌苍白的双爪之间,一阵黑色的气流袭向周围,将五只人皮尸轰向四周,然后回归于原位,继续隐去身形,静静的看着新人的表演。
当毕长歌出现在白止身后的那一刻起,白止便已恢复状态,提掌便要冲出去,便看到刚才一幕,心想:原来毕长歌这么厉害,可是那力量透露出的杀气极其残暴,以后还需提防着他一点。
白止想归想但已经开始行动,提掌迫向人皮尸群,与其缠斗起来,依葫芦画瓢将其他几只都给拍爆了。
隐去身形的毕长歌在地下室角落静静地想,“这新人还是蛮暴力的,只是这脑袋和七颜似的,可惜了……”
情深入骨:隐婚总裁爱不起 东方妖月
正当白止纳闷为何消灭完这些人皮尸后毕长歌还不现身之时,只听咯吱咯吱的声音传来,原来是刚刚的人皮尸,不,仅剩银色骨骼的眼冒悠悠绿光的骷髅正在向他走来。
王宫三重奏
“原来还没有结束,这些怪物真难缠!”白止边说边退到角落。
只见六具银色骷髅提起骨爪向白止戳刺而来,貌似没有了皮的骷髅智商都下降不少,只是整齐划一的重复着简单的攻势。白止一窝身,翻滚而出,躲掉骨爪的攻势,回身一个扫腿由左至右踢向骷髅中段,只听“噗”一声闷响,骷髅群被踢向墙壁并散发出一些淡淡的磷粉。白止的右腿后侧感受到一丝丝灼烧感袭来,原来腿后沾染到了一些磷粉,原来,人皮尸第二形态的银骷髅虽然攻击方式简单,但骨骼坚硬还散发具有火毒的磷粉。
眼看四周的银骷髅又将围上来,白止揉了揉太阳穴,想道:这些怪物真是赖皮,打都打不跑,虽然小爷柳叶弯眉、明眸皓齿、樱桃小口一点点,就算是经常被所谓的屌丝们追逐,但是也没有遇到这么不要脸的啊。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自己又想偏了,可是想着想着反而嘴角漏出了笑容,慢慢的竟然大笑起来。